sweetyoonjae

【猫鼠】脑洞上线

是钰杰不是玉洁:

脑洞来了挡都挡不住😂
 
 
“老包,展昭呢?”一道白影窜进大厅,吓了坐在主座上的包拯一跳,“白玉堂,你能不要每次来都咋咋呼呼的么?”抱紧手中的名伶手册,包拯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果断的放弃了想要动手的冲动,怒吼道,气死他了,这只小白鼠,每次来都那么大动作,非得要搞得人家不知道他来一般,不过还好,不是公孙先生,不然他的名伶手册又要没了,包拯有些庆幸。
“切,”白影甩给对方一个白眼,找了个地儿坐下,问,“展小猫呢?是不是见到五爷我怕了跑了?”
“白五爷您就省省吧,人展护卫可是有要事在身,没时间陪你折腾。”
“你什么意思,说的好像五爷是有意来找他一般。”忽的站起身,白嫩的脸上带着可疑的粉色,语气有些掩盖意味的咆哮,白玉堂只觉脸上烫的厉害,丢下一句话转身就离开,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而包拯则在大厅里笑的欢快,叫你每次来都嘲笑我,哼哼。
“大人,何事笑的如此之欢啊?!”白玉堂前脚刚走公孙策后脚就踏进了大厅,手中的金算盘哗哗作响,还笑的十分欢腾的包拯猛的一噎,险些没喘上气来,憋的满脸通红,待包拯缓过气来就见公孙策已经来到主座边上,手中正拿着他那本刚到手的名伶手册,“额,”包拯只觉头皮一紧,慌乱的解释道,“公孙先生,这这这……这不是我的,是、是张龙,张龙最近喜欢上一个名伶,然后不安心上班,我从他手上收上来的。”心里默默的为给自己背黑锅的张龙表示歉意,只希望他别怪他,而正在打扫卫生的张龙猛的一个喷嚏,望望天,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得告诉大人注意身体别感冒了。
“哦?”公孙策挑眉,张龙什么人他不怎么了解,但是包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清楚的,“大人,你身为开封府尹,你该知道嫁祸他人是什么罪吧?!”
“对、对不起,先生。”包拯低头,他当然知道,诶,但是当看到公孙策握着金算盘的手抬起来的时候,一下怂到了底,“先、先生,冷、冷静,啊,救命啊……”厅外的仆人一脸习以为常,大人总是这样,明知道先生不喜欢他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他还屡屡犯下,摇头,转身继续干自己该干的事。

就说锦毛鼠白玉堂从开封府落荒而逃(?)的离开,回到客栈已经中午,白福早早在房中等着白玉堂了,见白玉堂回来立马迎上前去,“五爷,您这么快便和展护卫比试完了?”
“不要给我提展昭。”见白玉堂一脸怒气回来,白福愣了愣,莫不是在开封府受委屈了?心中猛的窜上一股怒气,“五爷,是不是那展昭给您脸色看了?您别气,我这就去……去找大爷他们给您报仇。”本想说他去给他报仇,但是想了想两人的武力值相差得有些大,还是叫大爷他们去吧,比较保险,想罢就要往外跑,却被白玉堂一把喊住,“别找大哥他们。”
“那五爷?”
“无事,你先下去吧。”白玉堂挥手,打发白福离开,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的白玉堂,白福识相的离开了房间。

“大人。”一身红色官服,俊美的脸上一脸平静,青年正是刚结束公干回来的展昭,展昭站在厅中看着上座的包拯,轻喊一声。
“诶呀,展护卫你可回来了,你是不知道你走的这几天白玉堂三天两头来府里找你,找不到就是一顿气,可是毁了府中好多贵重物品(?),你这个月下个月的鱼已经扣完了。”包拯绕开书案,来到展昭面前,大吐苦水,当然这里面有些事都是他瞎编的,但大多都是真的,比如白玉堂上次来吓得他不小心打坏的砚台,又比如上上次白玉堂来害他不小心打碎的花瓶,又比如上次白玉堂……种种,都是因为展昭,这不怪展昭怪谁,当然他才不会承认砚台是他不小心打碎然后看到白玉堂来又被他吓了一跳手正好扫到被他掩盖好的砚台上,花瓶也是他在花痴时没看到路不小心撞碎的,刚巧看到白玉堂来借此怪在了白玉堂头上……
“……”展昭只觉额前青筋跳了跳,真是一个惹祸精,“大人放心,府中打坏的东西展某都会一一赔偿。”
“好。”一脸欣慰的望着展昭,实则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他钱都用来买静儿的手办了,没钱了……

“五爷,五爷,”白福冲进白玉堂房间,见对方正坐在桌旁喝着茶,见白福火烧屁股般的闯进来,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没兴趣,“什么事。”“五爷,那个、那个展昭来了。”咽下口水,有些气喘的开口,而原先还一脸淡定的白玉堂脸上忽的一僵,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画影就要离开,他现在还没理清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他对他出于什么感情,还是先离开一段时间想清楚的好,打定主意,白玉堂抬脚就走,刚开门就和来人撞了个满怀,“展昭?”白玉堂心里哀嚎一声,这两脚猫怎的来的如此之快?
“白五爷是要去哪?”绕开白玉堂,展昭自来熟的踏进房间,寻了个位置坐下,放下手中的巨阙,给自己倒了杯水看了一眼还傻傻站在门口的白玉堂一眼,问。
“哟,这不是咱们的展护卫么?什么风把您吹到我这来了?”挥手把白福打发着离开,白玉堂走进展昭,在其一侧坐下,嘲讽到。握着杯子的手一紧,随即放下,抬眼看着身侧的人不语,白玉堂被看的心里发毛,跳脚道,“干嘛?你看我干嘛?”许是现在的展昭让人感觉不对劲,白玉堂起身就想走。
“白玉堂。”伸手抓住想要逃走的白玉堂,站起身望着眼前人,心中的那片空荡的地方就这么被填满了。
“你、你干嘛!”
“白老鼠。”深叹一口气,困扰了他近两个月的难题就这么迎刃而解了,他算是明白了,自比武招亲的擂台上第一眼看到这人时他就喜欢上他了,之前一直没弄明白,而这次被突然派出开封,离开的这段时间,没有看到小白鼠的折腾与胡闹,他竟意外般的想他,现在看到眼前之人,原本还飘荡的心就像找到归宿般安定了下来,展昭摇头,他算是栽在他手里了,只是不知道这白老鼠能不能明白他对他的感情。
“听大人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去过开封府还惹出了不少事?!”
“你、你管。”莫名有些心虚的白玉堂,在气势就弱下了不少,昂起的脑袋在展昭眼里竟莫名的可爱,展昭苦笑,他这是没救了,不过他也不打算自救了……
“玉堂,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展昭好脾气的开口。
“切,你也没有那个资格。”憋了憋嘴,白玉堂斜眼看展昭,几日未见,他怎的瘦了这么多?
“是。”展昭好笑的看着眼前姿势十分别扭的白玉堂,明明心虚的不行,还非得装作一副“就是爷干的,咋滴了吧!”的拽样子,怎么这么可爱。
“玉堂,今日可还有其他事?”拉着白玉堂重新坐下,却未松手,询问。
“无事,”白玉堂摇头,随即反应过来,“臭猫,谁允许你喊我玉堂了。”展昭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有些无奈,这白老鼠的重点怎么总是抓偏?
“既然无事,陪展某去……”
“不去。”
“……”
“展某还未说是什么事,玉堂就这么急着拒绝?”
“你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吃鱼么,我才不去。”
吃鱼?展昭挑眉,现在可是多了一件比吃鱼更让他上心的事了,那就是——吃老鼠。
“玉堂当真不去?”
“不去。”
“行吧,展某还说之后陪你比试,既然玉堂如此坚决不去,那展某只好……”
“你等会儿,你说要陪我比试?可是当真?”
“自是当真的。”
“那还等什么,走啊。”白玉堂起身,对于展昭的无动于衷,白玉堂急了,拉上展昭就往外走,展昭摇头,怎的如此急的性子。

“展昭,你不是说陪我比试么?你这是干嘛?”被展昭压制在床板上的白玉堂有些后知后觉,展昭低笑,“自是在比试啊,玉堂不懂?”
“懂什么?你起开。”白玉堂挣扎,换来的是对方更强势的压制。看着展昭眼里闪着莫名的光,白玉堂有些害怕,手下挣扎的更厉害了,展昭皱眉,两人的武力值本就相当,现下白玉堂使出全力挣扎展昭险些有些招架不住。
“玉堂,别动。”气喘的开口,语中带着火气,刚刚白玉堂在其身下挣扎,惹了他一身火气,白玉堂身子一僵,因为他感受到他……
“展昭你?”
“玉堂,你可愿意?”喘了喘气,展昭平了平呼吸,询问,他知道他也在纠结,他还未想明白,但是,如果他不愿意,他愿意给他时间。
“切,臭猫,怎的这么多话。”别过头,可疑的红晕再次爬上白玉堂白嫩的脸上,白玉堂在这一刻忽的明白过来,他许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思,那还纠结个啥。
“玉堂?”突如其来的惊喜险些把展昭砸晕,展昭垂眸看着身下之人,俊美的脸上浮着两团红晕,可爱的紧。

“诶?展昭,咱们位置不对。”已经被扒光的白玉堂惊叫。
“玉堂你可懂?”展昭停下动作,问。
“你管小爷懂不懂,你给我起开,爷要在上面。”
“好,你在上面。”
“不对,你……嗯……你混蛋……”
“玉堂可是说要在上面,展某有理解错?”
“你……嗯……你慢点……”
“好。”
   
   
卧槽,鼻血直流了……

评论

热度(126)

  1. 猫ふんじゃった就是好热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