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oonjae

[猫鼠]【桃妖】十、问案情留人叙旧

😭好喜欢,甜甜的

鬼檀和你说:

  白玉堂总算想起郑媚娘是谁的时候就知道此案凶手肯定不是她,郑媚娘名字里带媚生的貌美媚态万千像极了勾人心的狐狸精,那是因为她就是狐狸精!
  郑媚娘是仙山上修习千年的一只玉狐狸,山上的名字叫青湄,只不过并非狐妖而为狐仙,仙山上出来的,多多少少都带些仙气,修正道,不可妄自杀生。
  只不过……堂堂狐仙在青楼做卖唱?而且青青姐哪来的弟弟?青青姐的兄弟姐妹还在山腰上养着没化形呢!
  郑媚娘也认出他来,一口就喊出了他还是树灵未化人形前的小名,白玉堂气急,跳着脚的提醒她:“什么小桃花,爷叫白玉堂,你怎的就是记不住?”
  其实不是郑媚娘记不住,而是她真不知道白玉堂成人形后的名字,她早在五十年前就出山了,与仙山总管事幽兰通信时称呼白玉堂用的也都是小桃花,此次认出白玉堂来还是因为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哎…哎呀,玉堂都长这么大啦?”郑媚娘一副长辈语气,虽然的确是长辈的辈分,但是她有没有想过在别人眼里他们看上去也仅仅是相差一两岁?
  白玉堂翻白眼。
  展昭看他们交谈只觉得稀奇,早先就知道白玉堂风流倜傥红颜知己满天下,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都可以碰到。
  老鸨一见郑媚娘与其中一位官爷熟识极为惊异,她怎的从未看出来郑媚娘有这等勾搭的本事?哦对,正好借此勾搭勾搭说不定还能得点好处!
  结果展昭一句话就破坏了老鸨的念头,只见展昭笑咪咪的在老鸨的手里放下了一锭银子,说道:“麻烦老妈妈给我们找一间清静点的房间,我们要和郑姑娘单独说话。”
  待到房间里,就只剩下展昭白玉堂郑媚娘三人,刚一坐下,白玉堂就迫不及待问道:“青青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媚娘看了展昭一眼,见这人气度不凡,长得极是好看。她先前知道展昭白玉堂之争,却不知道白玉堂就是小桃花,现下知道了,不禁点头。哎呀这就是前日幽兰信里说的小桃花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呀?
  展昭不知道郑媚娘为何看自己,又为何点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长辈看女婿的感觉……
  “玉堂,你可知这间青楼是我们西山的产业?”
  “啊?那这青楼的老板不就是幽兰姐了!?”白玉堂惊了,他是知道仙山在凡间有产业存在,但没想到开的会是青楼啊!我们不是妖仙吗!是仙啊!节操呢!
  郑媚娘笑嘻嘻,咱们都是貌美如花的妖精,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多浪费啊,幽兰原话。合着出来抛头露面的不是你没有心理负担是吧?
  展昭听不懂西山是什么幽兰又是谁,只当是白玉堂熟悉之物,秉着“玉堂不说,展某不问”的原则他决定一脚插进话题把风头转到案子上。 “郑姑娘可知近日来的市井流言?” 
  “哦?就是那个说我迷惑李屠夫杀人的流言?”
  白玉堂这才想起来是为了案子,当下一拍桌子道:“那种粗鄙屠夫青青姐怎么可能看上他?都说了是流言了!臭猫,你要是不破了案还我青青姐一个清白我就端了你们开封府的房顶!”
  展昭看着那根指着自己的手指,叹息一声,轻轻把它按下去。“玉堂,莫胡闹。”
  “我……”突然息声,白玉堂觉得有一只手摸过他的手背,拇指轻轻摩挲着手背的皮肤,而后穿过他的五指,覆盖,扣紧。莫名红了耳朵。
  不禁喟叹,少年人的手真是细腻光滑。
  郑媚娘偷笑,假装自己没看到。
  “郑姑娘,可以与我们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吗?”
  “我知道的你们必然也都知道了,我常年住在楼中不曾回过家,李屠夫那里如何我也不明了,这就是秀生老给我送些肉脯来。”郑媚娘点了点焚香的香炉,说道。
  “那老屠夫和你献殷勤呢。”白玉堂挣了挣展昭握紧他的手,动作极小,一下子没有挣开。
  一个眼神扫来,手指微勾轻挠,白玉堂又没了声音。
  桌子底下的小动作郑媚娘虽然看不到却可以感知的到,心里暗笑两个大男人这么幼稚。“虽然很多东西我不知道,但是这么久了我也观察出了一些东西来。”
  “什么?”
  “这个凶手只在新月、满月的晚上出手,正巧,过两天便是新月夜。”
  “姑娘是说,过两天凶手会再动手?”展昭皱眉,那可糟糕了,现下凶手无踪迹,下手又毫无规律,这让人如何推断下个被害者是谁?而且,这郑媚娘到底可信不可信?
  郑媚娘似是看出展昭内心疑虑,笑到:“展大人是玉堂好友,媚娘自是不会欺骗于你。”
  “谁是他的好友?”白玉堂趁机挣开展昭的手,一溜烟挪到郑媚娘的身边,巴不得离得展昭远远的才好。“猫儿你是不是在愁凶手会对谁下手?流言不是说死者都是青青姐招待过人嘛,那我这两天都待在这里就行了。”正好离臭猫远一点。
  “不行!”
  “怎么不行?我想待在这就待在这!”要这么一算他还是这家春楼的少东家呢!待在自己家的产业里有什么不行的?
  展昭也不听白玉堂如何说,只是下意识不想让白玉堂整日待在这样的地方,虽然这个青楼看起来还挺干净的。
  白玉堂不知道展昭怎么想,只是看展昭这个样子就觉得他肯定还认为郑媚娘是嫌疑人之一,不禁挡在郑媚娘的跟前,道:“青青姐看着我长大,她不会害我。而且这个饵只能我来做!”
  “你!”
  “玉堂说的没错,这个饵只能他来做。”媚娘突然出声,手指点了点白玉堂的肩膀,让他从自己跟前移开。看着脸色凝重的展昭,笑道:“此案疑点重重,想必展大人也有不解的地方,而这不解之处只有我们玉堂能解决,还望展大人谅解。”
  不解之处?他的确是有不解之处,但是这和玉堂……他突然想起白玉堂现在是少年模样,这并非作假,他虽认定白玉堂就是白玉堂,但身体年龄不会骗人,这就是他不解的地方。
  “还请展某与包大人言明再做决定。”
  “我和玉堂多年未见,想趁此机会多叙叙旧,展大人莫不行个方便?”媚娘继续笑道,白玉堂也在一旁附和,果不其然见着了某大人变黑的脸色。
  展昭本不善言辞,一人斗不过两人的嘴,看着郑媚娘,又看看白玉堂,再看看两个人几乎靠在一起的身体,心里就堵的难受,更别说两个人现在都一副“你快走,我们要单独说话”的样子。
  好、好。
  展昭现在根本就忘了郑媚娘一直都是长辈对小辈的态度看白玉堂,白玉堂也是小辈对长辈的态度。眼里只有年龄相仿,一男一女……
  “展某这就回官驿通报包大人,白少侠自便。”说完便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将褶皱捋平,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人现在肌肉紧绷僵硬的很。
  白玉堂从来都看不透这个人的心情,只觉得他又是在为案子的事情不开心,遂任他走不想去理他,刚准备给自己倒一杯酒的时候身边的郑媚娘猛的拧了他的胳膊一下,不等他痛呼,就有灵识传音在他的脑子里说话。
  看了郑媚娘一眼,郑媚娘却对着他使眼色,虽是极为不解,但还是听话的对着刚踏出门的展昭说道:“猫儿,我晚上便会回去。”
  “……嗯。”
  怎么突然觉得他心情好了一点?
=============================
昨天看93版包青天,原来狸猫换太子案白玉堂就出来啦!
感觉这个白玉堂特像小孩,各种和猫不对头,猫各种无奈,嘴里说呼噜话表妹一个瞪眼马上改口怂
还抓展昭的手手!
然后写完这章想捋捋感情线。
双暗恋吧,没说开还在暗恋中。
一个吃豆腐不敢明说,一个傲娇死不承认。

评论

热度(64)

  1. sweetyoonjae书檀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