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oonjae

[猫鼠]【桃妖】十六、欠什么便还什么

鬼檀和你说:

  待展白二人双双回到官驿,包大人见到突然变了个样的白玉堂不禁有些晃眼,冲击力太大有点接受不了。
  说到底前天他才接受了白玉堂没死变成了小孩这件事,隔了两天又要再接受一次小孩突然长大。罢了罢了,为官这么多年什么事情他没有见过。
  “你是说,你们在路上遇到一人偷袭,大白天穿着斗篷戴着面具,且招招目标都是白义士的心脏?”包拯一听带回来的消息,怒不可遏。青天白日,当街行凶,如此猖狂,他定要将此人捉拿归案!
  公孙策皱眉,也是觉得世风日下当真是无法无天。转念想又问到:“白义士如何有把握那就是此案凶手?”
  白玉堂总不能说他在斗篷男身上感受到了和死者创口上一样的妖气吧?说道这里他就只能按着事情胡诌一通:“我在打斗时质问他是否是凶手,那个男人有些微的停顿,就算不是也是有关。”
  他也只能这么说了,好在公孙先生和包大人都觉得有点道理,才没有继续追问。复而又继续商讨事件。白玉堂觉得站在这里听他们猜来猜去的很是无趣,打了个招呼便溜了出去。
  再逛到小院子里,白玉堂看着这院子里普普通通的花花草草,突然想起昨晚他和猫儿也是在这个院子里,虽然并非有意,但猫儿的确是主动抱着他的。
  光是想起来就有些儿兴奋,耳朵有些烧,忙用冰凉凉的手改上。哎呀,亲都亲过了还有什么好兴奋的。
  “白大人?”转头,竟然是张龙从这儿路过。今天怎的破天荒的没有和赵虎组团行动?“您真的是白大人啊?”
  难不成还有假的?白玉堂挑眉,一个表情诠释所有心里要说的话。张龙约莫也猜到自己多问了,不过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您能回来实在是太好了,展大人也回到了一点以前的样子。”
  “哦?那臭猫怎么了?”
  “就是您走以后老是魂不守舍的,这一年也不怎么笑了……”
  “当真?他当真这样?”忍不住凑近追问,好啊这个臭猫,这几天处下来他还真没感觉到从前这人有这么一段日子,真的就那么想他?
  “有段时间展大人还对着一块玉发呆……”
  “张龙。”张龙话还未说完,后边就冒出了话题主人公。展昭看了张龙一眼,张龙回以心虚一笑,溜之大吉。
  虽然话没说完,但白玉堂还是听见了。说道玉,白玉堂就想起了前几天在展昭房里挖出来的那块玉佩,原来臭猫偷偷留着他的东西睹物思人啊……
  一旦这么想,白玉堂心里的欢喜就怎么也断不了,看着展昭的眼睛里溢满了欣喜的神色,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性的调侃和戏谑。
  “咳咳。”被这样的目光洗礼,饶是展昭这样意志坚定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干咳几声掩饰自己,才开口问到:“你明日还随我去李家见李素儿吗?”
  “去!怎么不去?”虽然他现在已经确认了凶手是个男人,但是对李素儿还存有一些疑惑,要去,一定要去弄个明白。
  展昭看着白玉堂,心里莫名的现了几分担忧。“那黑衣男子定不会无缘无故 对你动手,必定是将你作为目标。”
  白玉堂知道展昭想要说什么,不过是怕自己不敌罢了。早说过他会从屋顶上摔下来是因为意外,臭猫儿却总是记得那么清楚。“你不相信我吗?”
  “展某只是怕了。”顶天立地什么都不怕的南侠说他怕了,没有一点作伪。看来冲霄楼那一回的的确确是惊到他了。
  白玉堂不知道如何,只是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想到张龙所说,他当真是把猫儿变成了那个样子,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抬起眼,视线与展昭不期而遇,目光交织在一起,互相都读懂了彼此眼睛里的意思。展昭看懂了白玉堂难得的妥协,白玉堂看到了展昭眼里难得的火热……
  做、做什么这么看我?
  “玉堂。”
  “嗯?”
  “展某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你。”
  重要的事情?臭猫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该不会和案子有关吧?这臭猫又查到了什么没有告诉他?
  遂洗耳恭听,谁知展昭微微一笑,笑容里如沐了三月春风, 晃的白玉堂微微一愣。
  “展某也不喜欢欠人东西。”
  “啊?”眼前人影欺身压上,唇上温软湿濡,沿着唇线细啄,末了还在下唇咬了一口。白玉堂身体一颤,那唇就离了开去。
  宝蓝色衣角一晃而过,徒留下白玉堂微张着唇,一脸惊愕的呆立在原地。过了好半晌,才怪叫着蹲到地上,脸上烧热从头顶一路红到脖子,怎么也消不下去。
  “臭猫!!你去死!!!”
  早就溜出老远的展昭听到白玉堂那一声咒骂,也不气恼,心情愉悦的紧,嘴角弧度又不知道上升了几个度,脚步轻快的就像只偷吃到鱼的猫。
  撩完就跑,他也会啊。
  第二日一早,展昭就来到官驿里给白玉堂空出的一间房门前,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伸出手叩了几下。“玉堂。”
  门内无人应声,展昭缺知道屋里人必定是已经醒了,估摸着还因为昨天那事情气恼于他不肯给他开门就是。
  小孩子脾气。在心里无奈一笑,展昭自顾自的推了进去,果然见到白玉堂早已经整理得到,坐在桌前。见展昭进来,不禁怒喝:“爷叫你进来了吗?!”
  展昭也不管,笑着直问:“玉堂今日是否还要同展某去李家?”
  “……”没看到他在发脾气嘛,一进来就说公事,你这只猫真是好生讨厌。 “不去!”
  “那展某自己去便是。”展昭一笑,二话不说退出门去,哒哒哒脚步声远去,白玉堂愣是没反应过来。
  走了?这就走了?
  “好啊你个臭猫!”爷最近不发火你就蹬鼻子上脸了是吧?说着抽出腰间玉骨扇一个纵身跳了出去。
  正走在路上的展昭突然觉得身后杀气腾腾,心中了然一笑,抽出腰间佩剑,剑却未出鞘,便光是以剑鞘接住了白玉堂的玉骨扇。
  白玉堂也不管,光是用这扇子和展昭的剑鞘在院子里打了起来,两人你来我往,生生打出了点从前的乐趣出来。
  想起来最开始的时候,不就是因为斗气切磋才结起来的缘。
  “用扇子着实还是不方便,要不要展某给你借把刀?”
  “你这穷酸猫能拿出什么好刀,还不如爷的扇子值钱。”
  两人打来打去,活像小孩儿玩闹,眼看就要超过时间了,展昭也只好告诉自己收心公事要紧。在一个攻击的空挡间收起佩剑,一手扣住白玉堂拿着玉骨扇的手腕。
  见一只手被擒,白玉堂另只手做掌状要打,又给展昭堪堪截住。“玉堂,莫胡闹。”
  “臭猫你放手!”
  展昭一手扣一只,将人拉进自己跟前,看着白玉堂的眼睛说道:“展某还有公事,玉堂若不和展某一同前去不如放展某一程?”
  “……”他可不就是为这事恼火生气才和展昭打起来的嘛,现在又问他到底去不去……
  手腕一转猛的甩开,白玉堂将玉骨扇塞回腰间,斜睨了展昭一眼,冷哼一声走开。前进的方向真是大门的方向。
  “去哪?”
  “李家!”
================================
现今最直白的标题之一


展某也不喜欢欠东西——欠你一个亲亲。
撩完就跑展某也会啊!


还是没想好要给小白用什么刀,画影是剑驳回——但是听着习惯又顺耳啊呜呜呜呜
在古代十大名刀里圈了好几天,挑了寒月刃和大夏龙雀这两把,不知道选哪个……
其实我挺喜欢鸣鸿刀的,嗯……会变成鸟鸟


第一个故事可能快写完了,昨天理了一下时间线,官家给了七天办案,每天都有事干……到现在应该是……嗯……第四天吧。


从第二章开始算就是第五天。
四天十六章快四万字,不得了不得了!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