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oonjae

[猫鼠]【桃妖】十八、入夜追命刀到来

荡漾

鬼檀和你说:

    白玉堂在郑媚娘房里待了许久,直到屋里点起烛火,白玉堂还是抱着臂坐在正中调息吐纳。郑媚娘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这几日里,白玉堂都是躲在郑媚娘这里调息以求将身体恢复到十成十的全盛状态,离了桃树太远,连进度都比平时慢上很多,要不是先前幽兰寄过来的那一颗灵丹,他现在说不定还是少年模样。


    他不敢再展昭的面前展现这一面,说到底,非他人族这一点还是在白玉堂与展昭之间竖起了一道摸不到的高墙,展昭不知道,白玉堂却耿耿于怀。


    世人都说白玉堂潇洒自在,没什么可以束缚住他。但是白玉堂讲侠义,他虽然自在,却并非自私之人。妖精动了情,那便是至情至深。


    郑媚娘走近,将屋子里剩余的几盏灯给点亮,烛火照亮白玉堂俊逸的脸庞。


    “玉堂,入夜了。”


    一直处于入定状态的白玉堂缓缓的做了最后一次吐息,然后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睛里滑过一抹金光,随后眼睑微抬,眼睫轻颤,定定的望着窗外。


    又到了晚上了啊?吐纳的时候时间概念总是很低,一晃神就过了许久,说起来,他也不过是最近一年才捡起了做妖的自觉。


    “虽然新月满月的事情是我说的,但是我也不敢保证凶手今夜就会来。”郑媚娘在白玉堂身边的凳子上坐下,身姿窈窕,那皙白柔嫩的青葱小手放在白玉堂的小臂上,面上隐隐露出担忧。


    白玉堂皱了皱眉,只说道:“我有感觉,今晚一定会来。”说着站起身,抚平了坐下时衣服上产生的褶皱,轻声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放在小臂上的那只小手滑落,郑媚娘顺势靠近在他腰际拍了拍。白玉堂还没来得及躲,正想着青青姐今夜怎么回事,行为举止都比平时逾越几分,又想到青青姐于他来讲是长辈,又定下心来。


    这时就听郑媚娘柔声说道:“路上黑,我给你准备盏灯,自己小心些。”


    白玉堂不做他想:“嗯。”


    许昌官驿内,展昭整理好一身官袍,将巨阙握紧在手里。他抬头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天空,弯钩似得一条月亮。新月,就是每月初出的月亮,亦是每月逢十五日新满的月亮。今日,正是月初。


    自从入夜后展昭的心就扑通扑通的乱跳,就像一种预告和警示,使得他心情莫名的紧绷。“张龙赵虎。”


    “属下在!”


    “你们两个今夜去巡街,记得隐藏身形,小心行事。”


    “是!”两人应声立即踏出门去。


    吩咐完张龙赵虎,展昭转脸看向另外一边的王朝马汉。“我去和白玉堂会合,你们留在这里保护大人。”


    “是!”


    小灯笼摇摇晃晃,白玉堂独自一人走在窄小的街巷里,没有月亮借光,只能借着灯笼看到眼前的一小片模糊的道路。


    真是一个非常适合杀人放火抢劫的时间点啊。白玉堂心想,走在路上不敢放松半点警惕。


    突然,空气中多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喘息声,白玉堂眉头一拧,便是明白这是过来了。只是,他怎么觉得这喘气的声音有点细?


    白玉堂面上不动声色,当做没有发现声音的出现,继续安安稳稳的走他的路,只是转折过一个街口,就瞧见不远处站着一人,一身宽大的黑衣,脸上带着面具,就是昨日白天袭击他的那个人的一身装扮,只是……为何身形有些小?


    疑虑间,那带着面具的人就后足一蹬纵身跃起朝着白玉堂扑来,手里握着一把一尺弯刀,来势汹汹。


    来得正好!白玉堂嘴角翘起蔑笑,没拿着灯笼的手朝腰间摸去,却是突然摸了个空。


    爷的玉骨扇呢?!


    趁机余光瞥了一下腰间,却是空空如也,他的玉骨扇不翼而飞了。白玉堂心惊,是谁这么好的手段能够趁他不注意偷走他的东西?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白玉堂顿时止住想法。


    弯刀就在近前,时时刻刻威胁他的性命,白玉堂情急之下只好随便召了点东西拿在手上,一甩手挡住那来势汹汹一击。


    灯笼掉到地上,里面的蜡烛瞬间就熄灭了,周遭回归黑暗,白玉堂只能凭借自己的目力来感觉对方的行动。好在他各方面都说得上极佳,应对如此攻势还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他这随便召唤来做武器的东西是什么,能不能扛得住了。


    与黑衣面具的来袭者交缠了几个来回,白玉堂就发觉了与昨天不同的地方。先不说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身形变小了许多,喘息声很细,接下来几招也都是使刀,不肯近身用掌,而且……这把刀上有股他很讨厌的味道。


    展昭提刀赶来的时候正巧就见到白玉堂与黑衣人交手的场面,心道自己紧赶慢赶总算来来得及,没想到这人来的这么快。


    见白玉堂与黑衣人缠斗许久都没有拿下对方,展昭这才注意到白玉堂手里只拿了一根一头细细的小木棍,皱眉。


    来不及做他想,巨阙出鞘一击对上那把弯刀,生生把黑衣人震出好远。


    白玉堂正不满展昭抢了自己的对手,就看展昭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莫名的被气笑了。“你能不能换个像样点的武器?”


    什么武器?白玉堂举起右手一看,他的手里赫然拿着……一截桃枝。


    “……”


    原来他刚刚情急之下顺手用法术折了他远在开封府的本体身上的一截树枝下来。还好是他那棵树上的,要是折了一般树枝想来是早就断了。


    展昭接过白玉堂的招之后就与黑衣人相斗在一起,巨阙与弯刀碰撞,巨阙锋利,自然比弯刀胜上一筹。几个劈砍将弯刀断成两截,趁着黑衣人拿住断刀愣神,展昭几步近身想要就这样将此人活捉,鼻尖却不合时宜的闻到了熟悉的桂花香。


    这是……


    只是一个愣神,那黑衣人就胡乱飞舞着断刀,嘴里发出惊慌的叫喊声,声音又尖又细,刺的人耳膜生疼。


    “臭猫!你在发什么呆?!”手持树枝将这一击挡开,白玉堂怒瞪了展昭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抓到人的大好时机,臭猫却突然开始发呆,现在是可以发呆的时候嘛?!


    也就是这个空档,那一身黑衣的人转头就跑。展昭白玉堂一惊,千万不能让他给跑了,连忙追上,可这人不发轻盈,一脚蹬出老远,眼看来不及追,就要抓不到人的时候,不远处迎面慢悠悠走来一人。


    夜里黑,这过来的人远时没看见,突然眼前冒出一个一身黑衣还带着面具的人,被吓了一大跳。“哎哟我了个乖乖。”手里一个长条物顺手一拍,拍到黑衣人肩上。


    只听面具下一声闷哼,差点儿摔到地上,只是这人身手够灵活,稍微踉跄了几步,一翻身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蒋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懂大晚上的闹哪一出。一转头,眼前又多出两个人影。“哎哟!”又被吓了一大跳。


    “四哥?!”还没看清眼前人影就听到声音,不用想蒋平都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了。等到看清了,就见展昭提着巨阙,身旁站着一身白衣手里孤零零的拎着根小树枝的白玉堂。


        不禁喜笑颜开,笑道:“五弟,你真还活着啊!”


============================================


【晋江地址】


晋江设置了三点定时发,所以这里会早一点


下一章去抓凶手


四哥来啦!前几天算陷空岛到河南骑马要多久,算来算去,两天应该是到的了的吧?


今天圣诞节,大家圣诞节快乐!!!!!


一定要把最后的话看完。


我真的不会写车车,就这一次,就这一次。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放。


【圣诞雪橇】


番外有新人物,第二个故事的主角哦。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