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oonjae

[猫鼠]【桃妖】二七、展昭受伤九对九

鬼檀和你说:

  “你是桃妖……不,不是普通的桃,仙气这么浓……”郑秀生在他耳边轻笑,惹得白玉堂心里犯恶心,但更惊讶,这个人竟然一眼就看出……


  皱眉,白玉堂扭身掠到郑秀生的身后,抬脚狠狠一踹郑秀生的后膝盖,郑秀生闷哼一声,脚一软正要跪倒,白玉堂却不肯就这么轻易的放他倒下。一手反扣住郑秀生的手臂,另一只手揪住郑秀生的头发向后扯。


    看着郑秀生吃痛的表情,白玉堂心中冷笑,原来这大畜生还会痛啊?


    “你是谁?”他趴伏在郑秀生的耳边,连声音里都透着凉意。这个郑秀生很奇怪,公堂上和现在与他对阵完全是两个样子,扭捏的时候看着就像是在拖延时间,偏生一定要等到差役来报李素儿除了事情才露出不一样的一面。


    而且,这一身邪魔之气,的确是非常的不同寻常。魔气,连妖族都忌讳的东西。


    郑秀生淡然一笑,配着书卷气的脸这会儿又莫名的回归了一些儿书生气质,虽然头皮被扯得生疼,还是嘴里不饶人的碎。“你猜啊~”


    白玉堂最气的就是看不出这个人的底细,这会儿竟然还要他猜。手里一紧,攥紧郑秀生的头发,力道用的正好让郑秀生痛的仿佛头皮都要被扯下来又不会让头发丝断掉。“你很皮啊?说不说?!”


    “哼……”郑秀生咬牙,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抽气声,嘴角却还是控制不住的上扬。真是脾气火爆的桃妖啊,他倒是不介意告诉他自己的真实名字,但是,总忍不住想逗弄逗弄。“哈……哥哥的头皮都给你扯痛了,你手松开些,哥哥告诉你哥哥的名字怎么样?”


    还哥哥……白玉堂恶心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他刚要怒喝郑秀生老实点,包拯那个方向却发出几声衙役的惊呼,他寻声看去,竟然是展昭被妖兽蠪侄兽爪一扫抛向空中,巨阙脱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顿时,白玉堂的眼里,只剩下那个飘摇的红色身影。


    “猫儿?!”顾不得抓在手里的郑秀生究竟会不会再逃跑,白玉堂一脱手只朝着展昭的方向踏空而去。他错了,他怎么就放得下心把蠪侄这种庞然大物交给展昭一个人对付?他怎么就自以为自己给的那一半灵力可以助展昭顺利对敌?那一刻白玉堂的心里就像又无数刀子在割,又是懊悔又是心疼。


    紧紧的将展昭脱力的身体护在怀里,白玉堂安然落地,手臂慌乱的在展昭身上摩挲,想看看究竟是伤到了哪里。“猫儿!猫儿!”


    展昭迷蒙的眨了几下眼睛,身体一震吐出一口血来。好像是刚刚被巨兽那一拍震的厉害了,展昭的目光一直对不到焦点,挣扎了几下,头一歪昏死过去。


    看着展昭的头歪倒在自己的怀里,白玉堂急的说不出话来。巨兽一击,猫儿撑不撑得住?对,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呢?


    白玉堂一下没了方寸,急忙望向公孙策的方向。蠪侄妖兽却不给他喘息回神的机会,眼见打趴下一个,还有好多个,全身都是嗜血的气息,只想把这些人全吃进肚子里去。


    “嘤嘤。”啼叫声越发凄厉,冲刺着朝着白玉堂的方向,白玉堂抱着展昭来不及反应。眼看着躲不开就要受伤,空中突然传来怒喝女声,自上空而下。


    “妖畜尔敢!!”郑媚娘一身青衣从半空飞跃而下,娇媚的脸上写满怒气,眼睛里闪着莫名的红光。只见媚娘单手对虚空一抓,蠪侄庞大的身躯就像是被什么钉住一样,素手一甩,巨兽就被甩了出去。


    郑媚娘脚尖轻点地面,飘飘忽忽的来到白玉堂的面前。白玉堂愣了愣,有点不敢看她。郑媚娘管不得这个对自己心里有了嫌隙的后辈,她看了看展昭,才说道:“五脏六腑被震伤,不过放心,只是晕过去了,他体质很不错,不会有大碍。”听郑媚娘这么说,白玉堂才松了一口气。


    看完展昭,郑媚娘才去看先前一直被白玉堂制住的郑秀生,衣衫凌乱,发丝散落,脸上表情似笑非笑,一身邪魔之气。见郑媚娘看过来,突然就换上一副欲泣不泣的表情:“姐姐,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吗?”眼瞳骤然凌厉,素手一挥,将郑秀生束缚在了自己的禁制之内。


    “姐姐,姐姐,你怎么把我绑住了?”


    不,不是。十年相处,郑秀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怎么会认不出来。


    郑媚娘一出现,又给了来自开封府的这一堆人一个不小的震撼,没想到,来一趟许昌县可以见到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媚娘,也不像普通人啊?


    “我本以为,你可以对付的来,没料到还是我算错了,小桃花,修行还不够啊。”千年的大妖开口了,白玉堂皱眉,决定接受这段说教。郑媚娘没有看白玉堂,而是回去看已经站起来的蠪侄,眼里媚态封存,只剩下万里冰封寒雪。“似狐?九尾?”反问,又像是嘲笑,话一落,背后生生爆出九条尾巴。


    “嚯?!”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白玉堂一见郑媚娘开尾,连忙抱着展昭站到离得远一些的地方,以免展昭被媚娘的气息伤到伤势加重。但又忍不住去看媚娘的背影,强大,潇洒。


    西山灵狐一脉,唯有媚娘……不,青湄一人最强。修九尾,谓西山灵狐至高。白玉堂实在想不懂,这么强的青湄为什么会滞留在凡间,当一个微不足道的歌女。


    青湄手指张开,九条尾巴在身后随意摆动,冷眼看着蠪侄嘶叫啼哭,爪子在地上抓挠,划出深深的爪痕。青湄睥睨了一会儿,随后脚尖轻轻一垫,身体如同没有重量的羽毛,被风吹起,又被风停留在空中。


    蠪侄抬头嗷叫,似愤怒,似悲鸣。不知为何,青湄似乎在这一层野兽的皮囊下面,看到了李素儿哀哀哭泣的面庞。


    可怜的姑娘,我这就把你救出来。


    蠪侄一魂入了李素儿的身体,吃了这么多人心,吞了这么多怨气,时间久了多少与李素儿的魂魄有了融合,一旦强行揪出,对李素儿自身也会有损伤,不过,保住性命是没问题的。青湄身后一尾突然散发出微微荧光,在白日里并不显眼,但是白玉堂却看得很清楚。


    青湄玉手一挥,那一尾上荧光化成一道白影,犹如一条洁白柔软但又坚固的绸缎,紧紧的包裹住巨兽蠪侄的全身,饶是蠪侄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这段银色绸缎的束缚。她一手向前摊开,银绸就像是得到了命令,变成了长度无穷无尽的灵物,一点一点的吧蠪侄的身体全部的包裹在绸缎之下。


    直至最后只能看到一个银白色的蛹在不停的蠕动,挣扎叫声全都被隔绝在内,再也听不到。


    接着青湄两手紧握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银白布帛应景碎裂,漫天飞舞的碎屑中,露出了一个少女的声音。也是在同时,青湄先前发出荧光的那一尾,渐渐的变得缥缈,最后竟然如同玻璃炸开,嘭的一声碎成细屑尘埃。


    “青青姐?!”青湄竟然剥离了兽魂,以一尾换了李素儿一命?!白玉堂吃惊不已,妖很少会为了不相干的人去耗费自己的性命,虽说九尾九命,但是狐妖修炼一条尾巴何其的不容易,青湄竟然就这么轻易的给了出去?


    失了一尾的青湄脸色苍白了一瞬,吐出一口血来,才晃悠悠的落到地上。脚步不稳的落到李素儿的身前,看少女呼吸匀畅,气息平稳,只是睡过去罢了。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没了那个疯狂的巨兽,感觉连呼吸都轻松了许多。这个时候众人才有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感觉。


    也就是这个危机解除的时候,公孙策才被紧紧堵住去路的人墙给放出来,快步赶到白玉堂蹲据的角落,查看一直被白玉堂抱在怀里的展昭。


    在青湄对付蠪侄的时候,白玉堂也没有忘记把自己剩下的灵力注进展昭体内以达到温养修复展昭被震伤的五脏六腑让他快些儿好起来的效果。所以公孙策去检查的时候,展昭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还处于撞击的余韵,依旧在昏迷而已。


    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们的嫌疑人郑秀生,已经完全暴露了。


============================================


没错我让猫儿昏迷了
对我就是要全世界都知道唯独猫儿不知道
原本我是有让媚娘出手的打算虽然不是在这里
我在山海经里挑了五个吃人的怪兽,最后选择了似狐,九尾的蠪侄让他和媚娘产生碰撞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