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oonjae

猫鼠 粉红色的回忆

戴蘑菇的音泠泠:

第一次剪视频,请多指教😂深井冰产物非常短小,不知所云
看完唐人街探案2后这首歌就一直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昨天剪了一个多钟头活活听到吐😂短时间内再也不想听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94209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50F491B3-F399-4C87-9999-33A8F03EA3739238infoc&ts=1519386327643

视频-猫鼠海绵宝宝

戴蘑菇的音泠泠:

网剧开封奇谈-猫鼠海绵宝宝 UP主: 腐生真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22032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50F491B3-F399-4C87-9999-33A8F03EA3739238infoc&ts=1519887130079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呀~
依旧是不知所云的短小视频
展喵视角
BGM:回音哥-海绵宝宝
昨天剪了一晚上忘了导出来,结果早上一看全乱了,从头再来,剪到崩溃哈哈哈哈
av20220321

戴蘑菇的音泠泠:

真·幼儿园组
包拯:儿子刚上幼儿园就早恋,请问该准备多少聘礼?在线等,挺急的

戴蘑菇的音泠泠:

金鹰和白玉堂又在街上捡到了一只跟他们长得一样的白虎宝宝😂
p2是姿势参考

戴蘑菇的音泠泠:

对不起全剧最帅的一场打戏让我画成这样,越看越像两个戴着小黄帽的幼儿园小盆友😂

戴蘑菇的音泠泠:

原图在p2,比武招亲这一段可以说十分还原了😂武也比了,花也拿了,快去结婚把你们俩,球球你们了_(´_`」 ∠)_

【猫鼠】万里人间一片天

大阪城的瑛:

卷一   白鹭洲
章三   上房揭瓦


展昭揣着手,做贼似的从偏门回了大殿。路上凡是有人问候,一律低头缩手加快步伐走了过去,让人摸不着头脑,今天帝君他是转了性子不成?
好不容易避开了来往的仙童,展昭喝退了两侧侍卫,一挥手就把不明所以的众人拒之门外,留下一干人等面面相觑。
这其中就有个叫云锦的小童,唇红齿白的娃娃模样,一双眼里藏不住的机灵,做事也聪明的很,一直深得展昭喜爱。
她疑惑的盯着紧闭的大门看了会,也不知想些什么,眼珠子转了几转后挥手驱散了一群闲着八卦的侍从,大家伙儿哄笑着散开,末了还要起哄两句。
“云锦你什么时候成了咱们宫的大主管了?”
“去去去,就你话多呢。”云锦清脆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调侃,“主子的事哪轮得到咱们操心,再不认真做事我就让大主管打你板子。”
众人瞧她那一脸认真模样倒也可爱,又逗了她两句这才彻底散去,留下云锦一人在门口嘀咕着。
“怪事,怪事。”
这边展昭刚一关上大门,就把捧在手中的白玉堂往地上一抛。白玉堂顺着他的手劲在空中一个翻身,又变回了翩翩少年模样。一落地就东瞅瞅西看看,根本安分不下来。
展昭瞧他一脸兴奋的劲也就没有理他,随他四处闲逛,只嘱咐了一句记得避人,便自顾自的处理积压的文案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白玉堂终于逛的腻烦了才知道回来,这时早已经皓月当空,妙严宫内点起了千排银烛,大殿之内一片烛海。
烛火熠熠,映得远处走来的白玉堂分外明艳。他百无聊赖的用指节敲打着烛台,空阔的大殿内回荡的叮叮当当的声响。反复的几个节奏构成了最简单的曲儿,白玉堂轻声哼着。
原本沉浸在案牍中的展昭听到这声响渐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看着白玉堂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随性的敲敲打打,恍惚中一种奇异的情绪爬上心头,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静谧,他想认真的听。
白玉堂抬眼时,正好撞进展昭那一双深邃的眸子。展昭的眼睛总是温暖的,就像是冬日越过枝头积雪投下的一缕阳光,被他注视着让白玉堂有种淋洒着阳光的暖意。
相顾无言,展昭觉得自己应该先开口说些什么。
“好看么?”
白玉堂愣了一下,嘴角扯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好看。”
展昭看着白玉堂肆意打量自己的目光,大概知道对方想哪儿去了,倒也怪自己问的暧昧了,他有点辩解意思的问,“你是说我这妙严宫好看,还是别的什么……人?”
白玉堂笑意更浓,只是一个劲的笑着说:“好看。”颇有几分登徒子的意味。
展昭无奈,任由他在说不清的暧昧中笑的灿烂,只管自己清点完今日的文案便要离去,也不问白玉堂要不要一起走。起身刚走了两步就听白玉堂在后面叫住他。
“展昭。”
“嗯?”
展昭疑惑的应了一声,不是怒火冲天也不是恣意飞扬,满眼的烛火柔和了白玉堂的眉眼。展昭心里被少年这一句干净的呼唤激了点点的涟漪,却如同滴水进入大海,被他忽略了过去。
“展昭,我饿了。”
一室暧昧顿时消散,呆愣半晌,展昭一挥手终于憋出了一句。
“吃。”


谁说神仙不用吃饭?展昭敢拍着胸脯保证,这天上的云有一半都是各家仙府的后厨里飘出的炊烟。
辟谷?都是升仙前过场,就像下界那些官员入职前一个个还说着忠孝廉洁,当官后哪个不是吃喝嫖赌。
神仙的日子不好过,下界八百年王朝覆灭又起,也不过天上大神一个盹儿的功夫,等那混不到边的生命往身上一加,动如疯狗都能给你磨成个静若呆鸡。
天天嚷着修身养性琴棋书画,等琴弹裂了、棋下穿了、笔写秃了、景画荒了怎么办?在各路神仙思索了百年后,不知是哪位仙友迈出了品尝美食的第一步。从此司膳府无所事事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明珠豆腐蟹黄汤,糖醋小排搭酒酿。
四喜饺子佛跳墙,金丝豆芽拌浇烧。
糯米粽子芙蓉糕,酸梅点面蜜三刀。


架势铺开,三荤三素、甜咸两汤、四碟小点,对于两个人来说已经是奢侈的了,更别说众人根本不知道白玉堂的存在。司膳府送餐的天官临走时同情的塞给了展昭一壶陈酿,说是可怜帝君人善被人欺呐,衣食住行居然没个下人打点,饿了这么久才来司膳府传膳。展昭原本还想推辞,可一听明白是白搭的,瞬间就攥到了手里,美食当前还管他什么名声。
再次喝退好奇的众人,大门一关,白玉堂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两人的脑袋就又凑一块去了。展昭拿着筷子为白玉堂一一指点了一番,评的是头头是道。白玉堂暗自腹诽,这人私底下是贪吃了多少?
点评完展昭这才反应过来,这菜全是按照着白玉堂的喜好来的,他不由的嫌弃,“嘶,你怎么点了这么多甜口的。”光看着就让展昭觉得一阵牙疼。
白玉堂正一筷子叨在糖醋小排上,听到展昭的话,他翻了个白眼振振有词的说,“给我点的菜当然是我喜欢的。”
“得得得,你点的你说的算。吃这么多甜的也不怕掉毛……”
白玉堂得意的哼了一声,“我这辈子还没掉过毛呢。”
“不是。”展昭咋舌道“这有什么可得意的?”
白玉堂嘴里塞的是满当当,不满的哼唧两声之后再不理他,只管一人吃的畅快。展昭自讨没趣,只得拾了筷子从白玉堂嘴下偷点食吃。
许是吃的太急,白玉堂突然一声闷咳,惊了展昭一跳。就见他不停地用手顺着胸腹,想是噎着了,急忙往他手中塞了杯水,好一阵抚背顺气才好些了过来。缓过来的白玉堂把手中筷碟往桌上一扔,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儿,晃着脑袋问到:“我今儿个睡哪儿?”
展昭感到好笑:“这刚吃完就寻思着睡,你可真是把我这儿当耗子窝了。”
白玉堂不赞同的摇了摇食指:“酒足饭饱想睡觉……人之常情了。”
“得。”展昭就着盘子赶紧扒拉了几口,“等我吃完再给你寻间空房。”
白玉堂这才闭了嘴,兀自把玩酒壶酒盏去了。待展昭酒足饭饱之后,方一抬头就瞧见对面的人顶着一张红扑扑的脸呆坐着,冲着挥了挥手也没个反应,心想着这人倒是把自己折腾醉了。
却不巧自己也有三分醉意,实在不想再拖着人跑到客房,干脆挪挪屁股在坐榻上腾出个空地,扯着人就给按躺了,末了还给摆了个有益睡眠的姿势。看着白玉堂挣扎了两下后,眼皮一沉歪头就睡,展昭觉得自己已经够良心了,抻了个懒腰也翻身睡下。
日走星移。
不知过了多久,展昭似乎听见有仙官打更,霎时有了几分清醒,他睁了睁眼模糊的看见千排银烛似乎已经烧干,殿内空有青烟缭绕。
脑子里走了一遍昨日都发生了什么,心里便盘算着今日怎么把人送回白鹭洲去,留在九州怕徒生事端。含糊地叫了几声白玉堂也不见有人回应,一伸手摸了一个空。展昭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惊醒了过来,白玉堂不见了?!
展昭吓得一翻身从榻上跳了下来,急冲冲的在殿内寻了一遍,恨不得把地砖都给掀起来看看,可这地上是找不到了,怎么办?展昭抬头看着房梁,思索了一瞬还是咬咬牙跳了上去,可惜天不遂人愿,白玉堂没找到,自己倒是落了一身的灰。气急败坏的的展昭脱下满是灰的外袍,擦了擦不知是热的还是急出的汗,随手扔在了坐榻上。
不能急不能急……
展昭默念着静心经想让自己的脑子赶紧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急,一旦我有异样就会被人发现,发现就会有人问,万一有人吃饱了没事干打算查下去可能就会发现白玉堂,我要是圆不过去四舍五入就是天地一场浩劫啊……
善哉善哉。
静坐下来的展昭忽然听见一丝细小的打呼声,他顺着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一句找去,终于在桌子下面,某个见了底的酒坛里发现了睡得正香的白耗子。
一时间展昭抱着装有耗子的酒坛竟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开心么?怎么可能?!展昭气的想把手里的酒坛子砸地上,又怕白玉堂有个什么万一,只得恶狠狠的把酒坛放在了桌子上,白玉堂本来睡得迷迷糊糊,被这么一震哼哼唧唧的就要爬起来。眼还没睁开就听见展昭咬牙切齿的问:“睡得开心么?”
“开心。”白玉堂口齿不清的回答他,最可怕的是他还一本正经。
无语的展昭提溜着白玉堂细长的尾巴,把他从酒坛里够出来,正要教训几句,这时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云锦扯着一个高大的红衣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他急忙把白玉堂揣进了袖子里。
“帝君你看看!大主管他又偷懒!”
那红衣男子嬉皮笑脸的辩解道:“小云锦你可得讲理啊,你虽然叫我一声大主管,可我毕竟是护卫头头,总不能为了一帮子人吃喝拉撒的事,把正事给忘了。”
“你这是狡辩!”云锦被他的话气的正要跺脚,就被展昭阴沉沉的声音打断。
“云锦、焰君,你们大早上吵什么!”
那个叫焰君的红衣男子看展昭面有不善,立马老实了不少,一把拿过云锦手里的抹布说:“看您起了,打算给您收拾一下,您看是用热水洗还是冷水洗啊。”气的云锦在一旁直骂他不要脸。
“洗洗洗,就知道洗!真把自己当主管了!”本来就被白玉堂气的不轻的展昭又被刺激到了,气哼哼的摆手让他们退下,却想起来白玉堂还在袖子里揣着,只得把刚抬起来的手缩了回去,面对俩人好奇的目光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焰君突然八婆起来,贼兮兮的问他:“您这是干嘛呢?金屋藏娇了?”
气的展昭一脚踢了过去,焰君一转身闪开了,还不忘补一句:“恼羞成怒了?”刚说完,云锦又补了一刀:“帝君你的衣服……算了……。”
展昭顺着她的目光一看,正是他搭着外衣的坐榻。也不知焰君误会了什么,兴致冲冲的吹了声口哨,展昭急得差点掀桌子,他咬牙切齿的说:“管你们信不信!我那是在逮耗子!”说罢怒气冲冲的揣着手走了,留下二人一头雾水。
“耗子?咱们闹耗子了?”
等俩人收拾完,又提及刚才的事,焰君摸摸下巴饶有兴趣的说:“看来帝君他是抑制不住本性了。”云锦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哈?什么本性?”
“你不知道猫抓耗子么?”
“帝君他可是黑豹,是豹子啊。”
“啧,这你就不懂了吧,豹子不就是大猫儿么。”说完,焰君甩着抹布回后堂干活去了,留下云锦一人在门口呆愣愣的杵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猫鼠】万里人间一片天

大阪城的瑛:

卷一   白鹭洲


章一   金风玉露一相逢


展昭头疼,这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自打他坐了这东极青华大帝的位子,就一天比一天严重。


说来他也是四帝之一,对外号称是天尊之下万仙之上,坐享无上尊荣,在这九州的三十六重天上满打满算也就三人能和他并肩。


怎么就沦落到事事亲为的地步了?


看看人家隔壁西、南、北那三位大帝,小事不用知晓,手下人懂事自己就给办了,干脆利索的让人惊叹;出了大事,动动手指努努嘴就能解决,躺床上都不用动一下。


这么一对比总觉得自己莫名的心酸,一帮子仙童护卫放大殿里跟个摆设似的,倒杯水都要自己动手。


展昭倚靠在坐塌上,一手拎着紫砂壶一手端着兽首玛瑙杯,咕嘟咕嘟的牛饮了几杯。可怜了那些司事府的仙子们,金乌车还没上套就去采来的仙苑露水。本是用来淬炼仙丹、能巩固本原的珍品就被这么个不懂珍惜的家伙给灌下去了一壶。


终于缓过来劲的展昭长舒了一口气,满意的看着条案上明显比昨天少了一半的公文,再努努力,赶在明天众仙朝拜之前就能解决完了。


伸手抽了一卷公文,抖开一看,上书:“闻白鹭新神州有妖物作祟,波及九州边境,望上神明查……”


还未看完,展昭已不知腹诽了多少句。人家新神州的妖物作祟,关我们九州什么事。还有这个“闻”是什么意思?合着你连有没有妖物,波没波边境都没搞清楚就报上来了么,这也太不负责了,上神很忙的!


得,刚外出归来坐榻还没暖热,这下又要出去跑腿了。展昭站在大殿外,望着一片祥和景象的天阙,不由仰天长叹,天尊不公呐,他也想坐那摆个姿势混日子啊!


其实说来说去,沦落至此还得怪他自己。在展昭还单纯的只是一只黑豹的时候,作为候选神兽的生活每天不是睡觉就是修炼。大家都适应良好,就他闲的发慌,闲的发慌了就下仙山晃悠一圈,晃悠一圈就做个好事救个人。


一次两次就算了,偏偏他还天天下仙山晃悠。等到了仙人点化引渡的时候,他的福禄册甩了人家几本还多。


养他的那个仙人一看就乐了,把展昭这个一人高的黑豹搂在怀里撸着毛说:“徒儿啊,看你如此功德,不如咱们就别做神兽了,换个路子应选个仙职试试?”废了老大劲才把‘万一成了为师脸上也有光’这句话给咽肚子里了。


展昭当时才多大,七八百岁的年纪又是自幼上山修行,好骗的很。一激动就把仙人按趴了,凑上去舔了人家一脸口水,甩着尾巴没心没肺的走了。


后来经过层层筛选,展昭凭借着巨大的优势——就是那堆甩了别人几本的福禄册,成了前任东极青华大帝的近侍,没过多久前任犯了事被执律神将打进了轮回,他就顺势成了现任。


你想,这东极青华大帝司掌的是什么?救渡众生、点化幽苦、教化众人、超脱生死。乍一听挺高深的,说白了就是能净化业果、救苦救难的大善人,俗称:烂好人。


所以东极青华大帝有个别称又叫“救苦天尊”,展昭可能最初不太理解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真是一路行善细致入微,就连下个早朝遇见搬重物的仙子,都要过去帮人家送到府邸,也不管人家的主子见到这么个大神临府,心里得紧张成什么样。


久而久之,这三十六重天的仙人们都知道,新来的东极青华大帝是个好人呐。就连他妙严宫的仙童们都明白,有问题交给自家主子就行了,反正主子他不会推脱的。


所以说,自作孽不可活。


展昭一路晃晃悠悠来到公文所指的边境,放眼望去天高地阔、碧海蓝天,风景独好。清风吹拂下,新神州那边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随风摇摆,如海中波浪一样一层层荡开。不比九州仙气缥缈,却充满了人间烟火、质朴温馨,让人凭空生了许多亲近感。


展昭负着手,点脚立足于水面之上,闭着眼睛感受风的气息。只觉得天地浩大万物低语,感叹岁月静好。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阵风动,展昭有所感应睁开了双眼。本是深邃的黑色眼眸兀然变成了一双金色兽瞳,眼中几乎压抑不住的躁动让人寒毛倒立。


展昭一声轻笑,芦苇虽美,可惜也是妖孽藏身的绝好地带。朝着某一方向随意的一弹指,一道气劲霎时穿透了大片的芦苇,激的一阵纷乱摇摆,打落的芦花纷纷扬扬飘满了天空。


一团黑雾从芦苇深处飘了出来,雾气翻涌,不知道中间藏匿了什么妖魔鬼怪,看起来十分可怖。


可展昭也不是吃素的,他那一双金瞳视夜如昼、可辨善恶、能明真身,只瞟了一眼就明白了,那黑雾乃是天地间的一缕浊气所化,幻化无形、聚散随心,便抬手又弹了一指。


眼看就要击倒那团黑雾,谁知一道寒光闪过,半路截下了展昭的攻击。展昭和黑雾皆是一愣,不知来者是敌是友。


那黑雾趁展昭愣神的功夫突然散开,卷起一阵黑风,向远处刮去。展昭足下用力,御风而行,在黑雾身后紧追不舍。突然不知从何处又是一道寒光,比刚才还要快上几分,打在了黑雾逃跑的路上。


黑雾一顿,卷起的黑风顿时散去。展昭伸头一看,原来是一柄细长的刀斜插在水面上,随水波微颤,周身散发出的煞气几乎肉眼可见,足矣切肤断筋。


展昭趁机出手,一挥衣袖,将黑雾困在金光笼罩的阵法内,又掐了一灭字决,将黑雾彻底的驱散在三界六道内。


他虽司掌万物众生的救渡和点化,但这黑雾是天地浊气孕育出的妖物,天性为恶,根本救无可救。


妖物已除,也没道理再留在人家新神州的境内了,展昭正要打道回府,谁知变故突生。背后那随意插在水上的刀突然漂浮了起来,刀锋一转,冲着展昭的后心直直的刺了过去。


展昭身形一晃,轻松的避开了这次偷袭。那刀在空中一个急转,又向他刺了过来。展昭不由想笑,这暗中的人真是有趣,明明是把刀,却总用御剑的法子。


那暗中人仿佛知他所想,只见那刀一个立转改向展昭斜劈下去。最初展昭还和这刀纠缠了几招,只当是有趣,但操控这刀的人下手愈来愈狠烈,几次刀刃擦着展昭得衣襟砍过来,他渐渐地恼那暗中人不知轻重,也不耐烦起来。


又躲过了一次偷袭,展昭猛的运起护体元气,自身被云雾一样流转的金色神力笼罩着,那刀和这层力量相碰,激荡起阵阵的气浪,将这几十丈内的芦苇毁坏殆尽。


展昭傲然而立朗声道:“何方神圣不如出来一见。”温雅又浑厚的声音带着一分威严响彻天地。


忽然一道白影从展昭身后缓缓飘落,一个清脆如玉珠落盘的少年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哪里来的宵小敢在我新神州撒野。”


展昭寻声回望,突然愣在了原地,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好肥的一只耗子啊……”


在展昭眼里,漫天飘零着芦苇的碎渣,仅剩的几枝顽强的在风里凌乱着。一只巴掌大的耗子站在芦苇尖上,学着人类两脚站立,绿豆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别问展昭是怎么从耗子眼里看出不屑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好可爱啊。


虽然那耗子学着人类的动作有些滑稽,但那阳光下油光发亮的白色皮毛,看起来就是软软的一团,憨态可掬的,揣手里手感一定很好。


当然展昭也就是想想了,因为他刚说完那耗子亮晶晶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杀气,看的他心头一颤,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还开着金瞳呢。


展昭眨了下眼,深邃的黑眸又取代了金色的兽瞳。在看清眼前的一瞬间,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一个面如冠玉的白衣少年正寒着一张脸,负手站在芦苇尖上,咬牙切齿的低头瞪着他看,如玉的面庞硬是生出了可怖。


造孽啊…展昭在心里哀嚎,为什么这会儿了他还是觉得好可爱!


少年仿佛又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言不发的跳到展昭面前,立于水面鞋底却没挨着分毫。他打量了展昭几眼,抬手就是一掌。


还好展昭反应迅速,抓住少年骨感分明的手腕问道:“喂,你干嘛?”


少年动了动手腕发现抽不回来,扬起一双剑眉回道:“爷在教训一只没主的野猫儿。”


展昭不怒反笑:“口气挺大,小鬼你知道我是谁么?”


少年嗤道:“一只黑皮大猫儿,你知道爷是谁么?”


展昭回道:“一只白毛小鼠。”


少年有些气急,脸庞多了几丝血色,又动了动手腕:“你还不放手!”


展昭把他拉到面前,仔细说道:“不急,你先告诉我,你怎么肯定我是只黑色大猫的。”


少年不屑:“你那一双金瞳,世上能看透我真身的,除了继承神血,天生能明真身的金瞳黑豹一族,还能有谁。”


展昭想了想,有漏洞但似乎也挺有道理,便放了手。少年从展昭手里挣脱后,立马揉着手腕跳到几步开外,继续怒目而视,展昭这才发现他的手腕上留下了几道红印子。


展昭有些内疚的说:“抱歉,我下手没轻重,你没事吧。”


谁知那少年反而更加生气了,一气之下向展昭伸出了手臂,愤愤的说:“你当爷是纸糊的么,你就是再抓一会儿爷也没事!”


展昭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这分明是个孩子么。见那少年又要瞪过来,他赶紧干咳了几声,说道:“俗话说相逢即是缘,咱们这也是算是不打不相识,不如通个姓名,也好来日相逢。”


少年哼了一声说道:“也不知先报自己的名号,谁稀罕和你这没礼数的大猫儿见面。”


展昭笑道:“是在下疏忽,在下九州展昭,阁下可赏脸?”


少年眼睛不自觉的一转,掩不住的精明:“白鹭新神州,白…玉堂。”


展昭拱手道:“那白兄,展某现下还有事处理就先告辞了,有缘再见。”转身就要离去。


只听白玉堂在身后凉凉的说道:“爷准你走了么。”


展昭不解道:“展某已经道过歉了,白兄还是觉得不满意么?”


白玉堂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竹骨折扇,“唰”的一声打开,好不逍遥的说道:“爷岂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只是你九州之人,擅闯我新神州,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么?”


展昭不知他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顺着说:“展某因公前来,冒犯新神州实属无奈,不知白兄想如何处置?”


白玉堂忽然笑的弯了眉眼,一副终于上钩了的表情,用折扇指着展昭说道:“嗯…按我新神州的条律,你得带爷去九州转转!”


“啊?”展昭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人:“这…哪有这样的规矩。”


“爷说有就有。”


“这新神州的条律是你说的算么?不行不行,太儿戏了。”展昭连连摆手。


白玉堂不耐烦的扯着他的衣领说道:“嘁,爷说有就能有,你带还是不带。”


展昭想了想,眯着眼说:“小鬼,你不会是和家里闹变扭了,想趁机离家出走吧。”


白玉堂顿时红了一张脸:“胡说什么呢,爷怎么会干这么丢人的事!你就一句话,走不走。”


展昭难为情的说:“不是我不想,实在是做不到啊。我这九州的不能进你们新神州,难道你个新神州的就能进我们九州了?”


白玉堂伸手揽住展昭的脖子,凑在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哦?原来九州还有你做不到的事么,天尊之下万仙之上的……东极青华大帝。”


展昭闻言眼神一暗,周身的气息都变得危险起来,他反手勾住说完就要走人的白玉堂,让两人又凑的紧密了些,展昭故意贴着白玉堂说道:“这么说新神州的帝子是心意已决了,到时候可别后悔。”


白玉堂脸面一红,猛的甩开展昭,故作镇定的整了整衣襟,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彼此彼此。”


“客气客气。”

【猫鼠】万里人间一片天

大阪城的瑛:

第一次写这种老不正经(大误)风格的文,人物难免ooc,而且设定比较大,如果写偏了或者觉得写的不够清楚请及时留言,我会好好改的(° ٢ °)


————————————————————————————————————————————————————


卷一  白鹭洲


章二  好心的耗子


展昭揣着手走在回府的路上,心里止不住的忐忑。


为什么?


九州的老对头,新神州的帝子,新神州统领者他弟——白玉堂就在他手里,还是字面意义上的。


感受着手里那一团毛绒绒软乎乎的温热,虽然如愿以偿是很开心了,但展昭整个人几乎僵硬。生怕自己一个使劲不小心把人捏死了,那真是天地间的一场浩劫啊……罪过罪过。


“喂,怎么还没到。”袖间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化成原型的白玉堂才不理解展昭的难处,只觉得无比憋屈。当时自己怎么就一上头同意了这个馊主意,这幅被人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的样子真是……肯定会被大哥笑死的。


耐性早被磨光的展昭也没好气的说:“当初要死要活一定要来的人又不是我,这会儿不能忍了。”


顿时袖子里就炸锅了“你说清楚,谁要死要活了!”


“废话,说的就是你。”


“展昭,你当爷是吃素的么!”


“你什么不吃都和我没关系。”


“你虐待我!”


“白玉堂无理取闹也是要有依据的!”


“都无理取闹了还要什么依据。”


“你!算了……”展昭也没心在这和白玉堂吵架,闭了嘴任白玉堂怎么闹腾也不接话。白玉堂嘴上逞能说的凶,说实话也不敢在九州的地盘上光明正大的闹腾,没一会,自己就消停了。展昭感受着手中随着呼吸声一起一伏的小小身躯,眼中盈满笑意,呵,这小鬼倒是睡得欢。


没了闹腾的耗子,回府的路上一个人多少有些压抑,展昭立于云端,衣裾在风中猎猎作响,他神色淡然而绝世独立,一身傲骨挺拔于天地之间,透出无限落寞,脚下是让他爱恨交加的九州万里河山。


九州境内划分三界六道,三界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六道为妖、魔、鬼、灵、众生、以及由四梵天和圣境四天组成的天道。
其中三界与天道组成了统治九州的三十六重天,以修成正果的天神所在的圣境四天为尊,尚未跳出五行的仙人和神兽所在的欲界为末。


仙人们如蝼蚁一般忙碌,整日惶恐不安,无尽的生命是他们前行道路上沉重的枷锁,不得超脱;天神享万仙朝拜,内里却早已经腌臜不堪,整日只知道追名逐利暗中较劲,道貌岸然。


他纵然用尽心血点化世人、渡一切苦恶,在这浑浊不堪的三十六重天里,也无非是蜉蝣撼树。年复一年的努力和失望,漫长的时间足矣消磨一切幻想,那个天真易骗的黑豹已经成为了九州中的青华大帝,却仍无力撼动腐朽在骨子里的众神。


他渐渐变得心灰意冷起来,可没想到数百年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白鹭新神州的地界。收纳一切被九州排斥的山野精怪,和不堪忍受的反抗者。新神州的快速崛起对九州的统治形成了巨大冲击,天尊的怒火波及到了境内的每一寸土地。


在两者敌对最严峻的时候,九州可以说是闻新神州而色变,一言不慎就有性命之忧。听闻他的前任就是因为不知审时度势,才被安了个缘由打进无尽轮回。


白鹭新神州,这个号称天地间一切向往自由者的庇护所——只要你有命到达,九州对这些“叛逃者”向来是赶尽杀绝,宁可错杀也
放过。


不久之后,新神州的天帝白锦堂就孤身一人来到九州和谈,与天尊在瑶池连辩五日而不出。最终谈出了一纸盟约,天尊竟出乎意料的退让了。以千里崖天堑为界,自此互不相干,一时风平浪静相安无事。


正是新神州的出现,改变了展昭的仕途,改变了他的为人处世之道,也给予了他新的希望。他不再凭一人之力试图扭转局面,转而采用了一种更婉转的方式。


盟约出世后不久,那些“叛逃者”发现,在下界青华大帝管辖的境内,悄悄的多了一条能通往新神州的隐蔽道路。


只是,这暗度陈仓何时是个头……展昭对以后感到无限迷茫。


突然掌心一阵瘙痒,展昭感到白玉堂似乎用尾巴扫了扫他的手心,只想着他可能睡得不太舒服,手脚就更轻了些。


“大猫儿…”


“嗯?”展昭心不在焉的回道,这耗子是梦到他了么?


“大猫儿,你……发的什么呆?”


“唉?你醒了。”展昭松开合拢的手掌,看到白玉堂正坐在他掌心,一双亮晶晶的绿豆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看,小尾巴摇啊摇的晃的他一阵欢喜。


展昭把他捧到鼻尖处,省得白玉堂要一个劲的仰着头。他笑眯眯的对着白玉堂说:“帝子殿下,睡得可还舒服?”


白玉堂没有搭理他,只是盯着他皱了皱鼻子,晃晃悠悠的想要站起来。展昭正在犹豫要不要借他一根手指,就见白玉堂迅雷不及掩耳的一脚踢在了展昭鼻子上,或许是一爪?


力道应该很大,下一瞬白玉堂就跌坐回了展昭的掌心。展昭也学他皱了皱鼻子,一点也不疼。


白玉堂坐在那抱着短小的胳膊,满眼鄙夷,展昭可惜的想:人形的他应该是眼带三分讥,透出一股机灵的模样,不知多讨人喜欢。


白玉堂晃着尾巴,一幅兴师问罪的样子说:“爷好心关怀你,你倒是好心不识驴肝肺,推的一手好话头。”


展昭咦了一声:“白兄这是在关心我?”


白玉堂的尾巴晃的更快了:“爷那是心疼自己!要是你一个愣神把爷摔下去怎么办?”


“反正摔不死。”展昭小声的嘀咕。


“什么?展昭,你再给爷说一遍。”


“不会的。”展昭忽然正色,收起了讨巧的笑容,眼中的认真看的白玉堂一阵恍惚,是不是凑的太近了,怎么这大猫儿的眼睛……这么深呢,有种要溺死其中的错觉。不好不好,自己可不会水。


“啊…啊?”白玉堂依旧恍惚着。


“我不会让白兄掉下去的,绝对。”开玩笑这要掉下去了他就可以一死向天下谢罪了好么。


“哦……哦。”似乎这大猫儿人还不错诶,爷中意。


“白兄还有问题么?”


“没了……”
“还请白兄稍安勿躁。”


紧接着是一阵漫长的沉默,风呼呼的从一神一鼠身边刮过,却刮不动这像铁一样铺天盖地弥漫的寂静。


作为东道主的展昭想着要不要找个话头,正在吃了么和吃什么之间纠结,白玉堂却突然跳起来指着展昭得鼻子吼道:“不对,爷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白玉堂这一咋呼展昭真的差点没接住,吓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几乎带着颤音的问道:“你干嘛!”


“爷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诶呀!就是你…你…你怎么样了么?”越说声音越小,到了最后细如蚊声。


展昭看白玉堂扭捏的样子不由好笑,这别扭的小鬼,心里忍不住想逗逗他:“在下年轻有为,一表人才,位高权重,奈何尚未婚配,你说呢?”


“爷是跟你说这个的么?谁管你婚没婚配。算了,狗咬吕洞宾。”


“纯阳子说他没被狗咬过更没咬过狗。”


“……”
“?”
“有意思么?”


“……没有。”


白玉堂扭着头和展昭置气,展昭这才发觉自己逗的过了,可人家就是铁了心不搭理你又能怎样,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


眼看又要继续沉默,展昭皱着眉头再次绞尽脑汁的想找出个话头,正巧迎面一阵风过来,白玉堂的一个冷颤被展昭看在了眼里。


谢了,风婆婆。


他小心的改用一只手捧着白玉堂,另一只手半罩着,护在怀里,风吹不到这小耗子分毫。


白玉堂正被大风吹的皮毛凌乱,忽然风停住了,正在纳闷一扭头就瞧见展昭挡着风的手立在他身后。顺势衣袖仰头看去,展昭坚毅的脸庞闯了满眼,惹得白玉堂心里一颤,他不由想到刚刚从指缝里看见展昭一脸落寞的表情,身上萦绕着让他不明白却几乎感到窒息的情愫。


他在内心挣扎了片刻,尾巴尖还是点了点展昭,别扭的说:“喂,大猫儿,这天太高,你是不是也有点冷。”


“是啊,太高了……”展昭自然听出了话里的弦外之音,喃喃道。这天高的不近人情,让人的一腔热血寒成了百年不融的冰。


展昭也没有错过白玉堂眼底的一抹担忧,没想到俩人相识不久,他竟能把人看的这么透,愈发觉得他七窍玲珑,更加不可小觑。于是他安抚性的一笑,不知是在安慰白玉堂还是安慰自己:“还好,今天有你在。”


白玉堂故作不屑:“那以后爷多来走几圈,看看你这大猫儿冻傻的惨样。”


展昭瞠道:“一次不够你还想来?嫌自己命大么。”


白玉堂翘着尾巴,得意的说:“你能管住爷?”


“关心你还不好。”


“谁要你关心,咱俩有这么熟么。”


“刚才你那不是在关心我?”


“爷只是看大家都会这么做才说的,你可不要误会了。”


展昭气结,刚说这小鬼七窍玲珑怎么这会儿这么的气人,变扭的小鬼怎么就不知道坦诚点。想了说辞正要回击,白玉堂突然扯着展昭的手指,指着一处说道:“诶诶诶,那就是你的府邸么?”


远远的,一座庄重的神殿隐约的出现在五彩祥云的那端。展昭看了看掌中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的白玉堂,忽然神情莫测。


细作传回来的消息不错,白玉堂你被白锦堂保护的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人心难测,我的心远不是你能估量的。


“是,白兄,咱们到了。”